我是美術系。

關於部落格
畫筆是我的喉.顏料是我的語言.黑名單是我的禁區.沒有人能奪走所有.
  • 124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於創作


創作是一個長時間的過程,而這個過程,則跟生命經驗習習相關。

1998年,我在一個機緣下進入了教會,開始了我的基督徒生涯。

1989年,在教會中跟我幾乎最親近的一位母親去世,至此,我開始埋首於關於人的誕生與死亡等

 

 

 

一系列的創作。

 

 

起初的創作,是個人的,日記式的。我有很多的草稿,去記錄我每一天對人與對生命的感受。

有時,只是我在路上看到的一個物件或著只是我食用的東西。也因此作品很直接的就是我所讀到的文章,我在葬儀社所看到的花,再加入我心裡面的顏色。

由於對這些物件感情上的連結,作品還是顯得出一定的感動,但較為淺顯易懂。這兩件作品畢竟也是經由長時間記憶與草稿的整理所產出的作品,有那麼一點深刻的記憶在裡頭。

之後,便開始了些對於人的探討。

 

材料是鉛筆與素描紙,物件單一構圖簡單,都是一物件置於畫中,在一個沒有東西的空間裡,物件造型被我簡化(特別是在於人體的表現上),塑造出某種安靜的空間,帶有濃厚的神秘感。作品所講述的故事皆是自我與信仰的對白。附圖是與此時期作品同類型的內容,但是是以版畫的形式所作。以巴別塔的故事來做平日的反思。

    這一系列的創作對我來說是個開始,我得說他確確實實的是我個人的經驗,甚至他帶著我創造出了我的個人經驗,以著這一個主題自身與上帝的關係為創作去發想,反正因為將思想進行投射、將思想視覺化後的呈現。而又再以視覺化後的呈現,由視覺進到思考裡,反而是一種個人經驗的累積,皆由這樣的創作重新認識了自已,並重新審視自已。從前,我會說,經由創作我去創作了新的自已;但經過美學課程的思考,


 

我認為那是一個在創作時自我的重新對話,跟自已的身體對話、也跟著自已的創作對話,在這樣的溝通中是自已個人經驗的一種從新整理。

    但是單一的個人經驗似乎缺少了自身與社會的聯結;缺少了自身與他人的聯結,使得我的作品開始成了我個人的情感抒發。但是個人的情感其實還是代表著些許少部份的這個社會,因為我就是生活在這個社會。而作品也承接我原本受過的美術教育進而我去承接了這些材料,也因此一定有更多,為什麼我的作品會失去與他人聯結的原因。

    我開始去思考這個問題,開始與人去溝通對話做調整。對話可以是跟人也可以是跟作品。跟作品的對話是我在作品上統合了我的心境,從作品裡頭去審視自已認識了不一樣的自已;而跟人去對話,則又從另一個層次去看到自已與世界。因為這樣的對話關係,我發現藝術的本質不是個人的而是一種雙向的關係。我開始觀察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模式並去思考這樣的模式所帶出來的東西。我發現這個世代的人將自我兩個字看得很重,包括我自已也是,換言之是自私,但另一部份來說,是私毫不注意旁人的作為,而是以著的樣子,並把這個形象加在別人身上,認為每個人都是如此,忽略了人的特殊性與多元性而只在乎自已的獨特性。也因此在作品上,要得到情感上的共鳴成了一件很困難的事。


    或許在這個世代的自我兩字,被經常性的強調,認為才是主流。而藝術也要充份表現自我才會是成功的。但我認為美學是人類的共同記憶共同生活,這些人的所有加上個人經驗與情感的內化再去提高層次的東西。但是,在還無法把社會經驗或著更現前古人的經驗去做一個瞭解與內化的動作,要怎麼去做藝術呢?再回到先前發現的一個觀念,藝術若是一種雙向關係,這樣單單的自我意識,要如何去產生共鳴呢?開始,我學習著調整自已的態度與生活,並且更多的去觀察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並觀察著那些少許的溝通狀態,去體會每一種人與人相處的氛圍。

又一系列的素描作品,跟竹土的差不多,但是人物的部份有些縮小了,開始增加了環境的部份,直接的將人的情感放到四周的環境上去做表達,在這一系列的作品裡,我所觀察到的人與人是疏遠的,關係是不互相聯結的。但這樣的人顯得弱小,但又同時想又一些外在的東西去壯大自已的聲勢,想用驕傲的心去擴大自已。也因為開始去闡述一些負面的思想,作品的溫度開始降低,給了人一種不是太溫暖的感覺,雖然意圖表達出來了,但是我想做的美學不是這樣。 

 

    是什麼原因,使畫作只出現了冷冷的感覺(但又不是到冷冽那麼強烈)或許是我所選擇的材料,

我選擇的材料是炭精筆。有別於鉛筆,炭精筆所帶出來的層次更為豐富且細緻,筆觸又沒有鉛筆那麼鋒硬;又有別於炭筆,層次與筆觸不會層現的那麼粉末狀。這樣一個介於中庸的媒材,搭配上我的題材,沒有那麼多的具體形象或特殊的造型,就形成了這樣的表現。

    媒材的選擇,成了我接下來的難題。剛好美學課提到了這件事,學期初就討論過的:一個媒材的特質、他的歷史意義所帶出來給人共同的情緒;還有期中所講到因為媒材工具的演進所帶出來藝術不同的樣貌。剛好,我是不是可以運用這些媒材去變化我的創作的溫度?又回到我最早最早發現的問題,我開始想,我是不是可以運用這些媒材去增加我和其他人的共鳴?

    我開始在能力範圍力去使用自已接觸到的媒材去創作。先是油畫並加上複合媒材,大概是因為顏色和日常現成物的取用,確實增加了幾分生命力,但是油料的光澤還有那麼多豐富的顏色變化,增加了過多的視覺刺激,引動了其他的情感進入,使我原本想表達的那份單一的關係失去了。這張作品,確實增添了生命又不偏主題,但是引動了過多我認為不必要的情緒。

    隨後我又再次嘗試了版畫

,版畫在繪畫技法中,最有趣的部份便是他不斷的重複製作而且每次製作都會出現不確定性。但是這個不確定性又令我出現更多複雜的情緒,時而多出來的油墨令我驚喜、時而多出來的油墨又讓我覺得破壞了我的表現。再加上重複的製作特定的圖像,讓我對一個圖像不但沒有更深入反而出現了懷疑。我想這個懷疑是好的,它令我更深的去思考我所運用的圖像是否適當,但是這個懷疑


 

令我對這張作品也失去了信心。

    最不一樣的是裝置,用現成物去拚湊某種掙札,這其實是因為我用了不同的媒材後產生了一種難過的表現。我好像找不太到對的材料。也因此在這裡藝術作品成了一種渲瀉,少了原本我所有的那份細緻的情感,和一直在追求的人與人間甚至人與神之間的那份關係。

    最後我做了水墨的選擇。是宣紙、棉紙、墨汁。這個媒材很容易直接讓人想到東方人的身份但是這個媒材又容易讓人覺得傳統(因為現代水墨的定位還不是很被承認,還在一個革命的階段)。在一開始做渲染動作時,我有了一個很深的感動,我到現在還不是很明確這樣感動的原因。可能水墨這個東西,就是適合著東方身份的我,畢竟生活環境、人文環境、我所生活的環境就是在這樣一個東方世界,我又更確認了媒材會是一個影響美學的元素。為什麼西方所演進出的工具與東方的就是不同呢?

    開始了水墨的創作方法,一部份我順著水墨渲染的特性,並順著這個特性所出來的特殊形狀再去做創作,與這個材料溝通;然後另一部份我適著用現代的手法拼貼去增加水墨的厚度、增加這個媒材的特性。當然,這一部份的作品還在初階的實驗階段,目前還在繼續創作中,並試著在水墨中融合更多的可能。

    因為就我現在的認知,美學,是所有生活的昇化。在我的生活中、在我的個人思想中、在我與外界的關聯上、在我的信仰裡,他們最終一步步的被我納入美學的世界甚至是融合。美學促進了我對世界的敏感度,增加了對某些事物的敏銳並在觸碰這些事物,探索的時候找到了感動。或大或小都好,只是因為思考了這些,所看到的便不一樣了,這是一個開始,因為我將重新用這個心態與視野去看到更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